咨询热线

涂山国际,涂山国际主页,涂山国际娱乐,涂山国际官方网址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官方网址 > 新闻动态 >

市场占有率50% 一家快递网点的北京中关村生存指南

发布时间:2019/01/11 点击量:
(网经社讯)13年里,北京三环内的房价飙升了约10倍,中国快递包裹量增长了约50倍。

在北京市海淀区万柳东路20号大院,中通快递北京中关村网点在这里“蜗居”了13年。13年的时间,他们不断缩小收派件区域的地理版图,以更好地适应这座城市发展的脚步。
如今,在通达系民营快递企业里,中通中关村网点是唯一一家在北京三环附近拥有近2000平米操作场地的快递网点,200余辆三轮车、400余名员工、日均近30000票的进出港件量、约 50%的当地市场占有率。
一连串数字背后,讲述的是中关村网点13年的发展故事。

1

20号大院
2006年以前,20号大院是北京建工集团三建公司的办公地点,里面有两栋职工公寓,中国人民大学的一栋学生宿舍,院内的道路皆被草地覆盖。中关村网点负责人陈加洲偶然看到院门上贴了一张“招租”的小纸条,随即将网点搬了过来。

在北京市地图上,中关村网点的坐标是西三环和北三环交界,10年前,附近一套200万的房子如今已涨至2000万,水涨船高,网点的房租也从最初的几万元涨到了一年400万元。
网点收派件范围是三环外四环内,以20号大院为圆心, 方圆15分钟车程的基本都能覆盖。相比住在五环外、工作在三环内的快递网点,中关村网点业务员早上可以晚起一两个小时。
中关村网点有55个承包区,三两名业务员配上几辆三轮车就能负责一个区域的收派工作。
每天早上6点,院内200号人开始分拣、托运、装车、启动车辆……一辆辆载满快件的三轮车鱼贯而出,驶向中关村、人民大学、国家图书馆、高档写字楼、住宅小区……像出海的渔船,虽四散各处,夜晚回归的港湾仍是20号大院。
99年出生的小伙赵家豪派送区域是中关村内两栋微软大厦,他每天把三轮车开到两栋大厦间的露天休息处,将快递一件件拿出,摆在车顶、车座上,用大头笔给每票快件编号,“收件人取件时只要报号码就行,方便快速。” 他解释道。

工作中的赵家豪
通常,他要饿着肚子等上三四个小时,到下午一两点才能完成一派。深冬的北京,温度低至零下,赵家豪穿着工服外套,忙起来就敞开外套散散热,不忙的时候又冷的直打哆嗦,有时候风大了、下雨了、下雪了,他也会钻进三轮车里,蜷缩着等待客户取件。
同样在中关村派件,快递员何白成的派件区域就好了许多,最起码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。他每天拖着一麻袋快件从 “鼎好”大厦底层坐上4层货梯,1个小时内就能将所有的件派完。
何白成在中关村网点已经做了10年快递员,以前,他负责银科大厦的收派工作,腾讯、百度也在那里办公。在网点,十年、八年的快递员大多数早已成了承包区的老板,像何白成这样坚持做一线快递员的不多,“以前电商没搬走的时候,我一天能收两三千票,月收入好几万真的不是传说。”

何白成在这里已经干了10年快递员
自2015年提出北京应疏解非首都功能后,北京市通过“禁、关、控、转、调”五种方式完成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目标,具体包括疏解一批制造业、一批城区批发市场、一批教育功能、一批医疗卫生功能和一批行政事业单位。何白成的一部分客户恰好在这一范畴内。
现在,何白成日均收件约七八百票,收入虽不及顶峰时期,但和妻子在一所城市打拼着,他很知足。

2

扎根
2017年11月18日,北京大兴区新建村发生火灾。此后,北京市21个部门集中40天,联合开展安全隐患大排查、大清理、大整治专项行动。中关村网点经理叶长林收到了相关政府部门通知,要求整改员工住宿环境,宿舍内不允许放置上下铺,一间房居住人数最多不超过3个人。一夜之间,近百名员工被迫收拾行李,从宿舍搬了出来,叶长林就近找了一家宾馆,员工们在宾馆里安置了一周。
一周后,员工重新回到宿舍,每间宿舍摆放三张床,原先的6人间改成了3人间,多出的人数,公司另为他们租了套房,每套房租每月开销 要1万多元。
“想要人员、网点稳定,有些钱是省不了的。在五环外租房子是便宜,但员工每天上下班就要在路上耽误几个小时,6点开始分拣,他们可能4点就要起床,赶到网点操作,长期以往,员工很难坚持下来。” 叶长林深有感触。
叶长林来自安徽滁州来安县的一个农村,以前在乡镇开过机械维修门店,挣钱不多,2005年3月,他来到北京。

来自安徽农村的叶长林没有想到,他能在首都三环找到属于自己的事业。
一开始,他在中通北京公司操作部工作,每天拿着北京地图对照着快件地址分拣,一个月工资800元。
这一年5月,女友也来到北京,在中关村网点做客服,他随即也被分配去中关村网点,开始做快递员。“我来中关村网点有两个原因,一是这边当时确实需要我;二是因为女朋友在这边。”
上班的第一天,师傅领着他去买了一辆二八自行车。他骑着车跟着师傅认道儿,在人民大学三叉路口处,他将红灯看成了绿灯,差点被车撞了。“在公司做了两个月的分拣,基本不出门,头一次出远门不会认红绿灯,把红灯看成了绿灯,后面的车刹的特别急,司机开口就骂,把我吓的,撒腿就跑,一回头,发现师傅也找不到了。那时候觉得送件好难,又要记道儿,又得过红绿灯,心里有点想打退堂鼓。”
叶长林负责送件的区域现在已经是40余人规模的学清路网点,他每天骑七八十里路的自行车,前几任快递员因为嫌路远都离职了。叶长林以前干过机修,会骑摩托车,第二个月,公司花钱买了辆摩托车,50分钟的自行车程骑摩托车20分钟就能到达。
中通在北京起步晚,在其他民营快递公司还做不到同城件当日达时,北京公司的同城件当日达已是手中的一张王牌,“这是北京中通发展起来的一个重要因素。”
叶长林骑了两年的摩托车送快递,摩托车报废后也就不见了踪影,但摩托车牌一直沿用至今。 “早知道能做十几年的快递,我说什么也要把车给收藏着,没准儿还能进中通博物馆呢,不过当时以为干不长。”叶长林感慨道。

叶长林一家
十几年一晃而过,如今叶长林的女儿也11岁了,在北京一所小学上五年级,“等她初中毕业,要么回老家读书,要么转去河北读高中,哪一种都比在北京读高中容易多了。”晚饭后,妻子经常领着女儿去人民大学校园里散散步,而每天微信上万步的叶长林并不想参与,“每天在网点的运动量就足够了。”

对话叶长林

1. 来北京前,你对这座城市有过期待吗?
叶长林:我没来北京前,就没把北京想的太好,所以来的时候也就没太大失望。
2005年3月份,我从南京坐绿皮火车到北京,晚上9点上车到第二天早上8点下车。一下车也没见到什么高楼大厦,北京高楼真的不多,中通北京公司在五环,地方比我们镇上还破。后来有亲戚好友来北京打拼,我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,你们就想着踏踏实实去挣钱,这样才能待的长久一些。
 2. 你做快递遇到过哪些困难?
叶长林:早些年送快递,别人都不认可你,也不像现在有工服,都不知道你干嘛的。快递员背个麻袋去写字楼送件,公司前台看到你穿的衣服不干净,都叫你“走走走,在门口等着。”
开始,院里居民也不习惯,动不动要投诉我们,又要报城管,又要报___。从这里走路15分钟就到海淀分局___,边上就是海淀区政府,周围是居民区,几百号人拥在这个小院里,干的还是物流,想都不敢想我们是怎么生存下来的。
居民联名投诉我们扰民,居委会、___都出面调解过。后来我们也学聪明了,想方设法跟居民搞好关系,逢年过节就去拎点礼品拜访拜访。比如 “双十一”之前,我们肯定就要跟人家提前打好招呼,让他们也有个心理准备。
3. 网点为什么不搬家呢?
叶长林:我们现在要搬走,那就得搬到五环外,五环外骑车到这最起码要40分钟,业务员是干不下去的。而且你搬出后,再想在三环附近找这样的场地,找不着。
为什么我们能在这里租十几年?房东也愿意租给我们?主要因为我们跟房东关系好。比如,房东说缺钱用,就算没到交租日期,我们也想办法把钱给凑齐,给他送过去;或者房东说要涨租,不管租房合同上有没有写,只要合理涨租,该涨多少我们都交。
一开始租这院的时候,房东也才开始创业,我们算是他的第一个租户,一直租到今天,都十几年的交情了。
4. 从2006年开始,中关村网点每年都能获“先进网点”称号,网点在管理上有什么经验?

中关村网点近年来获得的荣誉(部分)
叶长林:网点稳定是关键,而网点稳定的基础是能带大家伙赚到钱。
最早,网点只有10余名业务员,属于网点直营的,有些业务员收派区域不产粮,收入相对较低,我们就把这些区域承包出去,业务员自己做承包区,有钱赚了,工作积极性也就上去了。
网点现在有55个承包区,每个承包区负责人只要把他的人管理好,把每个月每名业务员的工资核算完交给网点,网点每月25号给所有业务员发工资。如果承包区自己给员工发工资,工资发多少我们不清楚,有没有按时发放我们也不清楚,容易产生隐患。很多员工一个月到头就盼着工资还房贷、车贷,所以工资的发放只能提前不能推后。到了月底,网点再跟承包区进行费用结算,我该给你多少派费,你该给我多少工资,算的就很清楚。
北京市区寸土寸金,承包区不需要再租场地办公、操作,这租下来的院子供每名业务员分拣操作,网点的客服也帮助承包区解决各类问题,所以才出现几百号人拥在一个小院里的场景。
5. 目前,快递在北京发展存在哪些难题?
叶长林:北京末端派送压力大,网点日常派收比是二比一。2018年“双11”,网点最高一天进港件近7万票,平均每名业务量一天派送330余票。按照目前的趋势,未来北京的快递派件量还会持续增长,越来越多一线人员选择投身兴行的即时配送行业,我们首先面临的就是招工难问题。
去年,为了提高末端派送效率,我们打算与隔壁小区里的商超合作,让他们代收快递,先进行试点。商超负责人拿出了几张单子,他们之前就做过统计,一栋小区愿意将快递放入商超的客户寥寥无几,根本没法推行下去。
这些年,网点一直在控制件量规模,如果件量超出我们的操作极限,就要开始考虑将一部分区域独立出去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已经独立出去了至少6个网点,但我们的件量依旧不减。
6. 2018年“双11”,你们过得顺利吗?
叶长林:2018年“双11”比较平稳,忙碌期只持续了10天,比17年缩短了一半时间,一是天气好,二是我们准备的非常充分。
“双11”期间,不管是管理层还是办公室人员,都要轮班分拣操作,三段码提前打印贴好,客服、财务人员一看就知道怎么分。有些承包区负责人、业务员都拉上爹妈、亲戚一起帮忙,网点增加了五派、六派,有客户下午3点下的单,我们晚上11点就把货给客户送到家,客户看到都很惊讶。按理说,第二天送也是可以的,但夜里不送,业务员第二天可能就忙不过来。

忙碌着的中通快递小哥
每年的“双11”也是集体感冒的高峰期,因为天气冷,干活出汗又脱衣服,容易着凉,很多员工在办公室输完液,就立马下去干活了。经历了10个“双11”,我相信我们会一年比一年好,经验也会一年比一年足。
7. 这些年,有哪些事情改变了你的认知?
叶长林:第一,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,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。以前快递界的鄙视链是一线城市看不上二三线城市,城区看不上郊区,现在呢?相比北京市中心,郊区用地成本低,没有交通管制,加上城区客户的搬迁,日子过得反而更舒心。
第二,人永远不可貌相。之前,网点有一位快递员,人不爱说话,做事感觉也不着调。后来海淀图书城需要一个业务员收件,一般人不愿意去,嫌件少,于是就派他去了,没想到小伙在那混得生风水起,那时候业务员都是骑自行车送件,就他买了网点的第一辆三轮车去收件的。

网点的第一代三轮车
那辆三轮车是网点第一代三轮车,车轮是那种细轱辘的,他收的书越来越多,细轱辘承受不住了,轮胎又换成了宽轱辘的。小伙在网点赚了第一桶金后,就自己创业当老板,现在发展得也很好。
民营快递一开始也是“其貌不扬”,谁也不认可,但现在谁敢说自己的生活离得开快递呢。(来源:《中国邮政快递报》;文/侯天惠)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    电话:    传真:
技术支持:织梦模版   ICP备案编号: